赵正永被指卖官明码标价:区县”一把手”3000万以上

2019年1月15日晚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三年前的2016年3月28日,赵正永卸任陕西省委书记,调任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与此同时,因为商人赵发琦的实名举报,坊间即传出赵正永可能被调查的消息。这一传闻在近三年后做实。但对于赵被调查的具体原因,中央纪委暂未予以公布。根据此前有关举报和时间脉络,外界猜测或与陕北千亿矿权案以及秦岭北麓违规别墅有关。

赵正永被指卖官明码标价:区县一把手3000万以上

进京之前,赵正永长期在地方任职,先安徽后陕西。2001年6月,赵正永调任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四年后,转任陕西省委常委,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党组副书记。

此后数年,赵正永长期负责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方面工作,其间恰逢中国煤炭市场迎来“黄金十年”。同时,因能源领域丑闻不断,让赵正永几度陷入舆论漩涡,后使用强压手段,才将事态逐渐平息。

最具有代表的事件,则是媒体既往报道中的“榆林百亿国有煤矿疑被一亿元贱卖”、“陕西省政府致函施压最高法”,“女港商拥上千亿元煤矿6年纳税35元”等事件。

《财经》记者调查发现,上述三起事件,其中两则涉及女港商刘娟。但在赵正永等人不遗余力地支持下,刘娟不仅完成了对波罗井田千亿争议矿权的审批,并将股权转给当地国企后套现脱身。

然而,对于波罗井田争议矿权另一方当事人,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公司(下称凯奇莱公司)。早在2007年3月25日,赵正永就曾作出批示,要求陕西警方对凯奇莱公司进行查侦,理由则是其涉嫌虚报注册资本。

凯奇莱公司法定代表人赵发琦告诉《财经》记者,在2004年,凯奇莱公司就以货币资本补足了账面实收的资本金1200万元。因此,陕西警方未予立案,最后只由榆林市工商局对凯奇莱公司做出了行政处罚。

据知情人透露,对于工商局的行政处罚决定,赵正永并不满意。赵正永真实目的,是要注销凯奇莱公司,使其丧失在“波罗井田矿权案”的主体权,无法推进诉讼程序。

资料显示,2010年11月3日,已升任陕西省长的赵正永,在省政府专题党组会议后,要求公安厅侦办凯奇莱公司。此后陕西省公安厅成立了查处凯奇莱涉嫌经济犯罪督办组。

2011年3月16日,榆林市工商局对凯奇莱公司再次立案,撤消了该公司的工商登记,并以“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将案件移交榆林市公安局。

同年8月19日,赵发琦被榆林市公安局抓捕,在看守所关押133天后,赵发琦被取保候审,后判无罪。其间,凯奇莱公司就撤销营业执照等发起行政诉讼,2013年,公司的营业执照获恢复。

2016年11月3日,赵发琦公开实名举报多名官员,其中即包括赵正永。在举报信中,赵发琦列举了赵正永多项问题。其中包括,2010年8月30日,在陕西省政府党组会议上,赵正永直接认定凯奇莱公司与西勘院民事合同无效,并签发了该文件。

2017年末,最高院作出“(2011)民一终字第81号”判决,认定凯奇莱公司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下称西勘院)合同有效。至此,围绕波罗井田矿权案12年诉讼,凯奇莱公司获得法律层面胜利。

《财经》记者调查发现,赵正永不仅插手“波罗井田矿权纠纷”,还深度介入陕北能源领域。尤其在陕北煤炭资源整合,以及矿区地质灾害治理过程中,均留下赵正永的足迹。

从2006年开始,煤炭储量惊人的榆林市府谷县三道沟煤矿在未取得相关开采手续的情况下,“裸营”十多年,获利匪浅。而作为长期分管能源的官员,赵正永明知其手续不全,则是睁一眼闭一眼。

2015年3月27日,第十三次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座谈会在榆林召开,还在陕西省委书记任上的赵正永出席会议,并提出,陕西国土资源厅负责,尽快办理神华三道沟煤矿采矿许可证。同年9月9日,三道沟煤矿终于取得采矿许可证。

榆林煤监局一位工作人员透露,直至今日,三道沟煤矿是否已经通过验收,是否已经取得煤矿企业安全生产许可证,有关方面尚未正式确认或公布,引发外界猜测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2月26日至4月26日,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对陕西省开展巡视“回头看”。同年6月8日,巡视组在向陕西省委反馈巡视“回头看”的情况时,提到陕西矿产资源探矿、开采、经营及国有公司增资扩股的腐败问题还没有揭开盖子。

有关人士分析认为,若上述反馈信息属实,在赵正永任陕西省委书记期间,有关选人用人程序可能存在某些不规范。据悉,赵主政下的陕西省委,用人搞“小圈子”“搭天线”,陕西省委常委会研究干部共28批次,有16批次在没有作出党风廉政意见、个人有关事项核查、信访举报等结论的情况下就上会研究。

另外,也有人指出,陕西还有调整干部随意性大的问题。在赵正永主政陕西期间,有42名任期不满3年的市县党政正职被调整工作岗位。有的干部“火箭”式提拔、“点卯”式工作,毕业后10年经历8个岗位,就提拔至副厅级。

有知情人告诉《财经》记者,榆林市委原书记胡志强“落马”后,买官卖官问题逐渐显现,甚至到了明码标价程度。一些经济发达的区县人事,基本都是赵正永说了算,要想在这些区县当“一把手”,没有3000万元想也别想。

前述“回头看”反馈信息同时提到,陕西省委政治站位不够高,政治担当精神不强。处理问题靠中央推着走,秦岭北麓的违建别墅,经习近平总书记两次批示并提出严厉批评才全面拆除。

2019年1月9日,央视播出新闻专题片,批露秦岭违建别墅整治始末。2014年5月13日,中央领导人就秦岭别墅问题作出第一次批示,要求陕西省关注此问题。2014年5月15日,陕西省委办公厅收到中办督察室转来的中央领导批示。但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赵正永)没有在省委常委会上进行传达学习,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只是简单批示:由省委督察室会同西安市,尽快查清向中央报送材料。

直到同年6月10日,西安市才成立“秦岭北麓违建整治调查小组”。调查一个月后,即反馈称违建别墅底数已彻底查清,共计202栋,事后表明,此次调查漏报违规别墅1000多栋。同年8月,陕西省委向中央汇报秦岭违建别墅彻底整治结束。但这一明显遮掩违规建别墅的事件,随后被媒体曝光,赵正永涉及其中的问题也因此无可回避。

赵正永简历:

赵正永,男,汉族,1951年3月生,安徽马鞍山人,1968年11月参加工作,1973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

1968年11月至1970年11月,安徽省宣城地区水阳公社知青;

1970年11月至1974年10月,安徽省马钢公司修建部机动车间工人,后任秘书科秘书;

1974年10月至1977年8月,在中南矿冶学院材料系金属物理专业学习;

1977年8月至1979年6月,任安徽省马钢公司钢铁研究所物理室技术干部,复查办办事员;

1979年6月至1982年8月,任安徽省马钢公司钢铁研究所团委书记、公司团委副书记;

1982年8月至1983年5月,任安徽省马鞍山市团委书记、党组书记;

1983年5月至1985年9月,任安徽省马鞍山市委常委、市团委书记(其间:1983年9月至1985年7月在中央党校培训部学习);

1985年9月至1988年3月,任安徽省马鞍山市委常委、秘书长;

1988年3月至1992年5月,任安徽省马鞍山市委副书记;

1992年5月至1993年4月,任安徽省黄山市委副书记;

1993年4月至1998年4月,任安徽省黄山市委书记;

1998年4月至2000年5月,任安徽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武警安徽省总队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

2000年5月至2001年6月,任安徽省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武警安徽省总队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

2001年6月至2005年1月,任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其间:2002年9月至2002年12月在中央党校省部班学习);

2005年1月至2005年8月,任陕西省委常委,副省长、党组副书记,省委政法委书记;

2005年8月至2010年5月,任陕西省委常委,副省长、党组副书记(其间:2006年11月至2007年1月在中央党校省部班学习;2007年8月至2007年12月在美国哈佛大学作访问学者);

2010年5月至2010年6月,任陕西省委副书记,副省长、党组副书记;

2010年6月以后,任陕西省委副书记,副省长、党组书记。

2010年6月,任陕西省代省长。

2011年1月至2012年12月,任陕西省委副书记,省长、党组书记;

2012年12月至2013年1月,任陕西省委书记,陕西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

2013年1月至2016年3月,任陕西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2016年3月至2016年4月,任陕西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2016年4月至2018年3月,任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党的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代表,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第十二次党代会代表,陕西省十二届、十三届人大代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